国际袜都网 -- 提升袜业产业,打造国际袜都

诸暨“木柁”与大唐袜业 

发布时间2013-12-02 作者: 来源:中国袜业网
30多年前的大唐,既没有先进的生产设备,也没有充足的资源要素。然而,就是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一群敢打敢拼、敢闯敢为先的“诸暨木柁”,开创了大唐的繁华盛世。时过境迁,受低端产业链转移以及各类制造成本上升等因素的影响,传统的袜业产业再次遭遇发展的“瓶颈”。产能过剩、无序竞争、前有虎狼、后有追兵……在一个接一个难关面前,如何突围已成为传统产业提档升级的一个必答题。

  30多年前的大唐,既没有先进的生产设备,也没有充足的资源要素。然而,就是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一群敢打敢拼、敢闯敢为先的“诸暨木柁”,开创了大唐的繁华盛世。时过境迁,受低端产业链转移以及各类制造成本上升等因素的影响,传统的袜业产业再次遭遇发展的“瓶颈”。产能过剩、无序竞争、前有虎狼、后有追兵……在一个接一个难关面前,如何突围已成为传统产业提档升级的一个必答题。

  一群被称作“木柁”的人

  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这个被誉为“国际袜都”的地方,还是一片杂草丛生的沙滩地,唯一的优势就是那一条穿村而过的杭金公路。

  1977年,在城山公社社办企业当机修工的张金灿,用“投机倒把”的手段,把从江苏、海宁等地收来废旧手摇线袜机改装为尼龙袜机,并提供给周边农户使用。“白天在生产队赚到的工分只有0.4元,晚上偷偷地倒丝织袜,一双袜子可赚1元钱,一天的收入比生产队一个月还高。”回忆起当年的情景,张金灿至今仍记忆犹新。

  到了1978年秋天,张金灿陆续组装了500多台袜机,提供给大松、箭路等自然村的农户使用。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短短两年时间内,大唐庵一带的袜机就发展到几千台,袜子生产一下子红红火火。

  1978年,担任民办教师的洪冬英,毅然放弃旱涝保收的工作,下海成为了提篮叫卖的一员。1993年,洪冬英随镇考察团到山东考察,她与其他成员在二三十万元一台的全电脑自动袜机前面面相觑。试想,一双袜只能赚七毛钱到一元钱,要捞回机器成本不知要做到猴年马月。但在镇领导的敦促下,洪冬英孤注一掷筹资500万,率先从意大利引进了37台L314型全自动电脑丝袜机。1999年又投资1000万元从韩国引进一批全电脑自动棉袜机。她这一“木”,为大唐袜业同行加大技改投入带了个好头,也为大唐袜业整体转型升级安装了加速器。

  1979年,国家取消对化纤原料的计划限制,拉板车出身的金银焕开始从事原料经营。1984年,他揣着1000元钱偷偷地到海宁购买涤纶丝,运回大唐一转手就净赚3000元。到了1986年,他用积攒下来的几万元钱,买下三亩废弃桑园建厂。厂房建成后,金银焕抓住稍纵即逝的商机,倾尽财力投产当时十分看好的织袜原料生意。

  1979年,年仅19岁的砖厂工人蔡华峻,带着东拼西凑来的3000元钱,从浙江平湖背回150公斤加弹丝,一到大唐就被织袜户们一抢而光,由此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1983年,诸暨的被面行情看好。蔡华峻一咬牙,买了三台绸机,开始又一次“赌博”。到第二年春天,他就包下了村子里积压的26台绸机的产品,东北、杭州、四川……凡是能够推销被面的地方,他都去了,财富像滚雪球一样迅速壮大。1988年,他建造了一排漂亮气派的厂房,引进了分条整经机。到1994年,他的大唐纺织厂年产值超3000万元。

  1999年,无师自通的张大众开始将第二代电动袜机改装升级为第三代电脑袜机,转速仅比同档次国外机器少20转/分钟,价格却只是同类进口袜机的三分之一。一个农民居然能让袜机从电动化向智能化演进,看似小小的工业改革却改变了大唐财富积累的进程。 

  一个个并不起眼的普通人,或摸索着,或孤注一掷,每一个举动都为奠定世界袜都的地位打下基石。这种近乎偏执的性格特征正是大唐乃至诸暨“木佗”的共性。

   一个始料未及的困境

  12.7万台织袜机,上万家织袜企业,近20万从业人员, 190亿双袜子产量,近600亿元销售收入……30年的风雨,30年的拼搏,昔日的沙滩地已然变成享誉全球的“国际袜都”,“大唐袜业”这四个金灿灿的大字,早已被世人熟知。

  因为袜业经济的快速发展,大唐人慢慢变得富裕起来,钱包鼓了,派头大了,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奔驰、宝马等豪车,昔日的创业比拼逐渐转变成物质享受攀比。然而,让人始料未及的是,正当大多数人安于小富的时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悄悄打响。

  据粗略统计,1995年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由8.7:1升值到了6.2:1;1995年至今,劳动用工成本从每月的800元上升到了3500元;1995年至今,大唐的袜子产量从年产80亿双猛增到190亿双;1995年至今,外贸出口袜子的加工费依然保持在5—10%之间。

  不仅如此,在残酷的市场竞争冲击下,中国袜业的市场份额正在逐步减少,位于欧亚大陆中间的土耳其,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袜子出口国。现有纺织企业4万多家,其中袜业相关企业800多家,拥有各类先进制袜设备1.5万余台套,年产袜子约22亿双,90%以上的袜子出口欧盟,作为欧盟关税同盟国,土耳其出口欧盟的货物几乎为零关税。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货运十分便利,一般情况下,一周内可到达欧洲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同时,土耳其也是棉花的主产国,其价格要低于中国每吨2000元左右。再加上越南、印尼、孟加拉等东南亚国家纺织业的崛起,每年都有数以亿计的低端加工订单开始外移。

    随着低端订单转移,产能过剩的问题接踵而至。产能过剩给行业发展带来的直接危害是严重的。首先是产品卖不出好价钱,企业效益下降,开工率不足,财务费用居高不下,加大科技投入等企业可持续发展要素条件被弱化。其次是将更大程度地引发行业内企业以压低报价为主要形式的无序竞争。第三是部分国家对出口产品的反倾销会愈发频繁。这也导致不少中小微企业利润率普遍下滑,发展现状不容乐观。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由于袜业制造准入门槛较低,手里有几万元就可开一家包装房,有几十万元就可办一家初具规模的小袜厂,正是由于有了这样一大批不同水准企业的涌入,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悄悄上演。“产能过剩、无序竞争”,这是业内人士最不愿看到的现状。

  “原先给美国客户生产一打袜子的利润平均在0.3美元左右,从去年到现在,加工费下滑到了每打0.165美元。”欧威袜业董事长汪国新在谈到无序竞争这一问题时,脸上充满了忧虑。“如果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企业的生存都将面临困境。”

  汪国新表示,在过去的30多年发展中,我市袜企基本上以贴牌跑量、廉价成本和廉价劳动力获取利润空间。尽管在这一过程中,不少白手起家的企业主赚到了钱,但由于缺乏忧患意识,不思进取且夜郎自大,而且个别企业为了蝇头小利偷工减料,忽视质量,损坏整体名誉,哪里有利可图就一股脑地涌入,终究导致了如今产能过剩之下,无序竞争日趋激烈的局面。

  无序竞争加剧的同时,受能源供应短缺、原材料价格上涨、节能环保投入增加、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上游成本上升;同时,人民币汇率、出口退税率等不确定因素也使下游销售受到一定冲击,进一步挤压利润空间。受困于高涨的成本和日益窘迫的发展空间,部分袜业企业只能忍痛舍弃拼搏多年的大本营,转移到附近的江苏、江西、安徽等地区。

  由于大唐袜业已形成了市场集约化生产经营的发展格局,极大部分想加快发展的袜业生产企业都需要新增土地,造成大唐、草塔等镇的工业用地严重不足。加上宏观调控和土地遗留问题,土地供应与项目用地的缺口较大。有潜力的新兴企业得不到土地,有土地的企业又不充分利用土地。

  近年来,随着企业经营者扩张意识的增强,技改投入大幅增长,资金需求急剧膨胀。同时,企业自身融资信誉度的不高和资产担保条件不足,银企良性互动无法实现;加上企业应收帐款多,财务成本上升,现金流量少,影响企业再投入。这也导致拖账、欠账、赊账等恶习泛滥,小微型加工企业资金链得不到保障。最典型的表现就是一家大型企业出现资金危机后,往往牵连一大片小微加工企业。

  一个“木柁”的应对故事

  “有竞争才会有淘汰,有压力才能有动力。”浙江马头车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沈有才深有感触地告诉记者。木匠出身的他,既没有很高的学历,也没有雄厚的资金,然而,就是在最近短短的几年时间,他的连裤袜品牌已经畅销全国。

  1995年,沈有才看到大唐周边地区的袜子产业发展迅猛,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和妻子一起前往江苏“淘金”。当时因囊中羞涩买不起摊位,他们就摆起了地摊,将大唐的袜子拉到常熟转卖赚取微薄的利润。经过1年多的打拼,沈有才积攒了5万元钱。于是,他就以2万元每年的租金在市场里租了一个摊位,有了自己的固定摊位后,生意开始稳定发展。

  1996年,国内开始流行连裤袜,为此,沈有才找到草塔杨家楼的朝晖袜厂开始定点加工,由于产品质量有保证,他的裤袜经营不仅生意好,利润也高。

  1998年,随着做连裤袜的企业增多,无序竞争开始加剧。一次偶然,沈有才发现张家港一带用进口设备编织的羊绒、羊毛裤利润空间很大,于是,他果断放弃了原先的棉裤袜生意,开始经销羊绒、羊毛裤袜。经销一年后,沈有才投资100多万元在常熟当地开了一间工厂,实现自产自销。

  2004年,沈有才经销的羊绒、羊毛裤因起球等问题 ,逐步被市场淘汰。到了2005年,沈有才发现浙江裤袜市场兴起一种名叫竹炭裤的产品,于是,他招收了10多名工人,在大唐办了一家拼档厂,同时,他又开始给常熟波司登品牌做贴牌加工。

  经过几年的努力,沈有才积累了一定的资本。他也认识到为别人贴牌加工只能解决一时之困,并不是企业长久发展的路线。2009年,他花了9万元钱,从广东买下一只“马头车”商标图案,并着手建立自己的营销团队、管理团队和设计团队。

  2011年,随着市场份额的逐步扩大,沈有才又花了5.8万元钱从宁夏买来一只“舒秀雅” 品牌。至此,他的内销市场布局已基本完成,品牌代理店覆盖中原以北的10多个省市。

  2013年3月,沈有才在大唐开元东路用1000多万元的高价买下了10亩工业用地,新厂房基建工程于9月份开始动工。在谈到新厂房扩建时,沈有才表示,由于租来的厂房布局不合理,扩建新厂房一方面是为了改善员工的住宿条件,另一方面也为了日后引进先进的生产设备。接下来,沈有才将从内销市场的发展考虑,针对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环境,将目光瞄准新产品的研发和新材料的运用等领域,通过自主品牌、产品创新提升附加值。

  也从“小富

  即安”说起

  “小富即安”是一种自我满足、自我平衡、自我保全的小农意识,是不愿改变现状、不愿冒险创新、不愿努力竞争的落后观念。在前所未有的困难与挑战面前,小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富,也是不可持久的。

  破除“小富即安”观念,要有危机意识,要树立进取担当精神,要强化市场开拓能力。

  市场是企业家展现才华的舞台,搏击市场是企业家的天性。在市场中博弈,需要坚持市场化思维,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需要强化市场意识和竞争意识,提升搏击市场的主动性,提升核心竞争力;需要提供优质高效服务,满足客户需求,打造品牌信誉。总之,需要用企业家的眼光,敢闯敢试,敢为人先,关注市场、关注客户、关注竞争,推动企业又好又快发展。

  当前,传统产业提档升级已经迫在眉睫,发扬和重提诸暨的“木柁”精神,不仅要按照“精品化、高端化、品牌化、差别化”的原则进行转型升级,还要通过技术改造和装备水平提升、规模企业培育、兼并重组等方式,采用错位、差别化发展战略,大力实施“机器换人、腾龙换鸟”等技改方式,从而在整体上提升产业的水平和竞争力,大力开发高技术纤维和新型纱线等新型原材料,引导企业争创名牌、品牌,通过名牌带动战略,推进袜业产业链延伸,提高产品附加值。

2009第九届袜业博览会
更多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