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袜都网 -- 提升袜业产业,打造国际袜都

义乌袜业市场“众生相” 

发布时间2013-09-07 作者:0000 来源:诸暨日报

  老外精明低端跑量受挫

  从国际商贸城四区76号门进入,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不时发现有很多碧眼金发的老外正用生硬的汉语和卖家讨价还价,义乌袜业市场的热闹可见一斑。

  进门后不久,记者在一家袜子店铺门口,发现几位经营户正聚在一起打牌,旁边还有一位摊主在观战。看到记者进门,估摸着不像他们期望的主顾,他们甚至都不愿意停下手中的牌。问起经营情况,他们无不苦笑:“如果生意好的话,我们会不做生意在这里玩吗?”

  在随后深入的调研中,记者走访了多家经营户后获悉,由于全球经济不景气,袜子市场里的经营户普遍反映日子比往年难过。从事传统袜子批发的经营户刘季国向记者坦言:“现在的老外越来越精明了,不管订单大小,都不急着下单,每次都要在市场里面转悠很长时间,询问的较多,真正下单的却很少。”

  记者在刘季国的摊位前停下不到2分钟,就有一名皮肤黝黑的老外拿着一双足球袜前来询价。“这个袜子别人4.8元能做,你这里能不能再便宜点?”记者透过他们的对话获悉,这位名叫福力森的老外是南非人,他到义乌从事国际贸易已经有6个年头,除了一年回国一次,其他时间都长住在义乌。

  刘季国拿着袜子样品从生产工艺到原材料结构再到袜子的克重,将近10分钟后,他婉言拒绝了这票生意:“摊位租金那么贵,工人的工资那么高,4.8元价格真的做不了。”

  从刘季国的摊位出来后,记者迎上前去和福力森进行交流。当记者问起他的生意时,精明的福力森笑着说,“现在的袜子生意越来越难做了,5年前从中国提货转手到南非,每双袜子可赚到15%左右的利润,现在能赚5%就很不错了。”在边走边聊中,福力森告诉记者,由于全球经济大环境不景气,袜子的销量已经大不如前,加上人民币汇率的不断攀升,像他这样用现金从市场里面采购产品,再转手销往国外,风险真的很大。“正是因为风险大,才不得不在采购的时候货比三家。”福力森坦言,由于他所采购的袜子都是常规产品,没有特别高的工艺要求,所以当他拿着袜子找经营户时,每一次的价格都能杀下不少来。

  在随后的时间里,福力森又先后找了几家摊位,其中有一经营户将报价降到了4.5元,但记者从福力森闪烁的眼神中发现,这似乎还没有达到他的底线。

201309032313116.gif    

  谢绝拍照创新也有苦恼

  低端的袜子生意越来越难做,这是义乌国际商贸城许多从事袜子批发的经营户现在的明显感受。

  手里有订单,对于那些低端跑量的经营户来说,福力森貌似很吃香,正所谓“有奶便是娘”。那么,在偌大的袜子市场里,福力森是否真很吃得开吗?答案是否定的。

  寿欢琴经营的童袜店铺位于73号门出口处,尽管位置有点偏僻,但她的生意每年都能保持20%以上的增长。正在忙碌的寿欢琴告诉记者,她到义乌摆摊已有5个年头,虽然房租和税收每年都有所增加,但她的所经营的店铺凭借独特的产品设计风格和严格产品质量要求,在整个义乌市场都小有名气,长期积累下来的老主顾都比较稳定。

  “如果产品没有创新和特色,继续做低端跑量的生意,那么今年铁定要亏本。”在谈到今年的行情时,寿欢琴原本微笑的脸上流露出些许无奈。

  寿欢琴的无奈源自于市场上那些“跟风”、“模仿”的竞争对手。为应对防不胜防的模仿者,当记者拿起相机拍照时,被寿欢琴当场制止。

  用寿欢琴的话说,研发一款新品,往往要经历漫长的周期,期间还要投入高额的设计成本和制造成本。“正所谓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内行的人只要眼睛刮一下,回头就能生产出一模一样的产品来。”寿欢琴表示,一旦泄密,那么她的利润将无法保障。

  从寿欢琴的摊位出来后,记者又走访了几家袜子摊位,在75号门入口处,几双脚底打着“补丁”的薄型对对丝袜远远地就吸引记者的“眼球”。当记者以顾客的身份进入时,正在记账的老板娘显得很客气,并热情地解答该产品的风格和特色。在询问售价时,老板娘报出的价格让人大吃一惊:“1000双以内批发价1.35元,每增加1000双可以优惠2分。”原来,这款所谓的新品,其实就是在常规的对对袜底部,添加了一张类似纱布的黏胶,生产成本多加2角左右,但产品的售价却从原本的6角多一下子增加了一倍多。

  一个微不足道的创意,却能使利润翻倍,这就是所谓的创新。在走访之际,每次当记者拿起手里的照相机,经营户都会不约而同地进行制止。

    201309032313167.gif


  租金飙升利润被无情蚕食

  位于国际商贸城四区75号门的经营户黄晓斌从事袜子生意已有4年时间,2008年,他花4.5万元钱租下一个商位做袜子生意。2009年,房租涨到了8.8万元。因为生意还不错,黄晓斌觉得还可以承受。

  到了2012年,黄晓斌所处的摊位租金上涨到了12万元。面对持续飙升的租金,纠结的黄晓斌不忍心舍弃好不容易才聚拢的客源,在踌躇中,黄晓斌续租了。到今年8月底,他的摊位租期将满,出租方开出了20万元租金。无奈之下,黄晓斌决定放弃。这些天,他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商位,可摊主的报价让他望而却步。

  他算了一笔账:去年毛收入21万元,减去12万元租金,剩余9万元。“这9万元还包括各种开支和在义乌租房的费用,如果减去这些,那我去年就算是为摊位业主打工了。”

  在袜子市场的公告栏上,张贴着数百张商位转让、出租的广告信息。记者挑选了几个广告,以求租者身份询问商位租金价格。比如C区某商位,业主报价26万元/年;E区某商位,业主报价15万元/年,且不还价。

  一位袜子经营户告诉记者,相对于袜子的销售利润,一条保暖裤袜的利润要比袜子高出3倍多。正是因为这几年裤袜市场的持续火爆,一度使得租金连年飙升。

  记者在走访时发现,偌大的袜业市场内,有将近一半以上的店铺都在经销秋冬季裤袜产品。

  “保暖裤袜的利润虽然比袜子高,但商家的日子也并不是很好过。”从广东到义乌从事裤袜经销的经营户黄晓文说,春秋季的薄型裤袜每条批发的利润大约在2元左右,冬季的保暖裤袜每条的利润在2.5元左右。如果按一年20万元租金计算,这意味一年必须要卖出10万条裤袜,并且不吃不喝才能保本。去年,黄晓文赚了10多万元,今年租金一涨价,把他的利润都给“吃”了。

    201309032313223.gif


  市场优势现实大于诱惑

  精明的老外开始货比三家,市场的竞争空前激烈,尽管当前义乌袜子市场的租金越炒越高,但依然有很多商家明知生意难做,依然一股脑地往里面冲。

   “如果义乌没生意做,那么其他地方就更没生意可做了。”绍兴的潘女士今年7月份用26万元的租金盘下了位于75号门的一个门面,虽然租金很高,但是对于她来说,盈利的关键并不是看压力有多大,而是如何面对压力,只要产品有特色,就不怕赚不到钱。

  “今年很多企业外贸做不出,都改做内销,竞争对手越来越多了”。在谈到市场优势时,潘女士坦言,之前她也去别的市场看过,虽然租金较为便宜,但是配套和物流都跟不上,不像义乌,这么多年下来,各种配套服务都很完善。而且别的地方更没人气,人家要买小商品,首先还是来义乌。”

  “商人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盈利,店面的租金高了,产品的单价肯定也会跟着提高。”穆罕默德是一位来自中东国家的客商,临近中午的时候,他还在市场里拿着样品寻找卖家。据了解,穆罕默德这次要采购2万双地板袜,经过一上午的讨价还价,他也没能得到预算中的价格。从市场出来后,穆罕默德打算下午去大唐袜业市场看看,“同样款式和质量的产品,到大唐去可以便宜0.5元左右的单价。”

  记者在调查中获悉,由于大唐袜业市场的租金较为便宜,以及高度集中的产业链优势,袜子的生产成本要比义乌低很多,再加上独特的地理优势,从义乌到大唐的车程不到1个小时,这也使得越来越多的采购商在义乌市场“碰壁”后,改道前往大唐采购。据市场管委会负责人透露,目前在义乌袜子市场内,有将近一半的经营户都来自诸暨,前几年,他们都是抱着义乌市场汇聚的人气前去设摊,如今受高额租金的影响,以及采购商逐渐向大唐转移,今年上半年以来,已经有30多户诸暨籍在义乌摆摊的经营户陆续回到大唐发展。

201309032313277.gif    

  记者手记

  升级,刻不容缓

  作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义乌袜业市场的所见所闻,只能算是管中窥豹,不论是现实角度还是客观视点,义乌的市场流通能力都是全世界任何市场都无法比拟的。

  从商贸兴市的义乌发展样本,再到以市场为推手拉动义乌袜业快速发展的成功经验,对于大唐袜业的发展来说,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义乌袜子市场摊位的租金还在不断飙升,尽管这些因素或多或少都会给市场带来不少负面影响,但是,在这“幕后推手”的背后,无疑证明了义乌市场的诱惑。5年租金涨5倍说明了什么?从理性的角度来说,这样的现象不利于市场的良性发展,若不及时进行整治,后果将十分严重。但是从客观的角度来说,这也正是义乌市场的魅力所在。因为租金涨了,经营户不得不转变经营模式,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一些低端同质化的产品渐渐被挤出市场大门,经营户要想更好地生存,必须不断地创新和改进,否则,迟早有一天你就会因为交不起租金而被市场所淘汰。

  再回过头来看看大唐的袜业市场。从理论上说,大唐袜业市场和义乌袜子市场在本质上没有多大区别,义乌袜业的发展依靠的是市场的带动,而大唐袜业的发展则取决于产业集群的延伸,先有产业,后有市场。要说两个产业之间的组织结构,有竞争是正常的,但更多的是共赢。

  通过对义乌市场的调研,不难发现,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常规产品的利润已经岌岌可危,同质化竞争的结局只会走向末路。

2009第九届袜业博览会
更多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