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袜都网 -- 提升袜业产业,打造国际袜都

“大唐:地方的向度”展与“我织我在” 

发布时间2015-06-18 作者:许嘉 来源:zjol.com.cn

2016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策展人,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史论系在读博士 许嘉

2015年6月18日至28日,浙江美术馆迎来了2016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的第一次公开亮相,在发布本届展览主题“我织我在”的同时,更令人欣喜的是展出了本届三年展“地方现场”部分的第一个阶段性成果,即“大唐:地方的向度”展,这个展览不但是城镇地方产业与都市学院艺术的结合,也是一次艰难而漫长的教学实践,作为2016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的启动展,这次地方织物产业与当代纤维艺术的结合创造可谓是成功的。

大唐,位于西施故里诸暨市的西南部,一个建镇仅27年的江南小镇,独辟蹊径将袜业作为其支柱产业,并在短短十几年间其袜业产量达到全国总产量的70%以上,占全世界产量的35%。大唐镇府早已不满足于仅是袜织物的产量,而更想提升其袜子的文化艺术含量,与文化创意产业相连接,这种地方小镇本身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其创新开拓的无限潜能也正是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将其设为首个地方现场的原因之一。

于是,从2014年初开始,中国美术学院万曼壁挂研究所就多次组织了大唐镇的袜业考察,深入工厂、作坊、市场,并于去年年底正式开始这场调研、教学与创作结合的“地方战事”。研究所的年轻老师们带领着学生,在当地一住便是几周,体验工厂作坊的生活作息、现代化产业的生产流程、大型袜业市场的运营模式,从这些与学院气息完全不同的角角落落获得灵感。所以,展厅中的每一件作品的材料,几乎都直接来自大唐工厂或是地方收集,如任倢的《消失的力量》中所有的袜厂零件与绿色厂灯,王晰静的《时间的呢喃》中纱布拓印的大唐墙面,卢江南的《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中的线与钉子,李顺义的《迷局》中的大唐工人生活照片,黄丹阳《坐标》中盖了章的袜子,德国留学生Saskia Senge的《鞠躬》中自己设计并请当地织造的袜子,以及张晓宇《幻境中的真实》中的零部件与钉子。也有一部分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大唐,或直接与袜业相关,如刘攀的《我想和你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中五颜六色的签到表与工作规则,黄燕的《弦际》中缠线所产生的飞轮滚轴的错觉,章晴芳的《孩子们的诗》中由艺术家女儿从学校搜集而来的300双孩子们穿过的鞋袜,群青小组的《大马哈鱼与圣山》中堆高的纸箱与随时闹响的钟带给人的流通与不稳定的感觉以及影像的对象,罗金华的《物症》中的大唐镇全景,刘佳婧的《小地方:大唐-反排》中的绣有城镇地名的鞋垫,以及应歆珣的《85度黑》中的缠绕上升的渐变的蓝印花布。这些作品从声音、色彩、材质、形式、话语等不同角度入手,代表着年轻的70、80、90后艺术家们对地方产业和小镇生活的多元敏锐的感受。

2016第二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的主题是“我织我在”,袜子即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平凡的编织物。“我们为什么要编织”,是三年展探寻的最基本也是最根本的问题,传统社会中,一双袜子是由母亲的双手层层补缀而成,母亲的爱、粗糙双手的温度、以及织物的柔软或许就是一个最简单的回答。今天,当代纤维艺术的论题早已跨越了时空界限,深入政治、经济、环境、人种、科技、文化等各个领域,而我们再次重提“我织”并且“我在”,即是希望在今天重新唤起人们对纤维艺术的最本体的理解和关注。这,也是“大唐:地方的向度”展能够直观视觉地给予我们的一个启示。 

Tags:

相关新闻

无相关新闻
2009第九届袜业博览会
更多热点推荐